青松解读:陪诊员兴起的背后:谁来守护这个“银发时代”?

发表时间:2021-12-01 17:28作者:青松康护

如何看待陪诊员?



之前26岁西安女孩医院当陪诊员事件,加上最近主流媒体的后续报道和多次提及,让陪诊员这个职业再次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。



据了解,事件主角小宇,当医院陪诊员已经2年了。在两年的时间里,她陪诊了快200人,有时一天最多要跑四五家医院。每天的工作就是帮客户挂号、取号、取检查结果和药品等。



而据小宇讲述,其中服务对象主要还是一些子女不在身边,就医不太方便的老人。





老年人医疗康复面临哪些难题?



其实,这个职业的兴起,不算是突然涌现,应该算是社会发展和市场需求所自然催生出来的。


报道指出,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、医疗信息化程度越来越高,老年人“一体多病”、看病要跑多个科室,对网上挂号、手机支付不熟悉等情况催生了陪诊员这个职业。客观说,它的产生顺应了市场需求,有利于帮助患者就医。



对于老年人来讲,虽然就医越来越科技信息化,但就医面临的诸多不便却一点没少。



比如:医院每日人满为患,一号难求;科室众多,容易挂错号,想重新挂号时却发现当天的号已经没了;医院越建越大,布局越来越复杂,挂号、缴费、取药、治疗等每个环节都要在医院楼层间穿梭几个来回,很容易被搞得晕头转向;患者从医护服务方面和情感方面也很难得到好的关照。



除了就医方面的困境之外,病后的康复护理等工作也给老人带来了不小的麻烦。



老人生病,一般不愿意麻烦子女,不愿意给儿女增添负担,但病后可能要卧床、需要康复护理,如果没有很好的陪护、专业的康复护理,可能会导致老人身体越来越差,尤其是高龄、失能、失智类的老人,就更是如此了。




康复护理人员严重紧缺,国家出手



我国本身康复护理人员不足,随着老龄化的加剧,导致需求与日俱增,相关服务人员出现严重缺失,而且其中还包含专业化、职业化水平不够,人员流失严重等问题。



为此,国家也相继出台了很多政策,推动扩大更多相关人员的加入。





就在上月,国家卫生健康委、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门刚刚联合发布了《关于加快推进康复医疗工作发展意见的通知》。提出力争到2022年,逐步建立一支数量合理、素质优良的康复医疗专业队伍,每10万人口康复医师达到6人、康复治疗师达到10人。到2025年,每10万人口康复医师达到8人、康复治疗师达到12人。康复医疗服务能力稳步提升。



通知指出,要以患者为中心,将康复医疗服务延伸到患者的社区和家里,尤其是需要居家康复的高龄失能老人、慢病患者等。康复要早期介入,将康复贯穿整个诊疗过程,提高医疗效果,促进患者快速康复和功能恢复。




文末延展:



再次回到开头提到的”26岁陪诊员事件”,仔细想想,陪诊员兴起的背后可能是老人的无奈,是对他们缺少关心,是老人对儿女的爱,是儿女的压力,也是高额医疗费用和护理依赖等问题的突显。



老人其实可能不懂也不在意医疗技术如何突破、医疗如何改革、康复师计划等,他们只是单纯的希望自己年老时仍旧能独立生活,做些自己想做的事,有一定生活质量,不至于众病缠身、长期卧床,自己痛苦不堪,也成为了家里的负担。



社会日益进步、长寿越来越普遍的今天,相关服务也会越来越全面和完善。衷心希望每个人都掌握自己健康的主动权,享受值得期待的百岁人生!

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:(京)-经营性-2021-0031
人在哪里,健康服务就在哪里